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新·白蛇传说

新·白蛇传说

这裏刚刚举行了传承了几百年的元宵灯会活动,巷裏的树上挂着鳞次栉比的

  大红色灯笼,灯笼的纸糊面上贴着各样的谜面儿,等待着聚在一起的人们,
去猜

  测它的谜底。

  除夕佳节,本该是阖家团圆,扫去一年的疲惫与烦恼,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聚

  在一起,看看春节联欢晚会,听听跨年除岁迎新的烟花升腾,抱抱心爱的人
儿,

  期盼来年更美好的日子。 一名男子却一个人低着头,跺着缓慢的步伐,顶
着空

  中洋洋洒洒的碎雪花,嘴裏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黄鹤楼】香烟,与巷中熙
熙攘

  攘,来来回回的人群碰撞着,在一家大门紧闭的人家门前来回转悠。

  良久,男子将口裏的香烟吐在地上,擡起头,看了看紧闭的大门,许是因爲

  新年的缘故,不仅红漆刷就的大门显得格外的鲜豔,大门两旁的两尊小小的
大理

  石石狮子,披着雪映着灯笼的红光也透露着迎新的感觉。

  门的正中,本应是泛着熟铜被人长久触摸,泛着蹭亮光泽的貔貅门扣,都在

  灯笼光芒的映照下,散发着几分喜乐的气氛。

  男子複又低头,伸出脚尖,将周围的雪轻轻的刨到香烟身上,左右肩膀一前

  一后的来回抖动几下,像是要抖掉肩上的雪花,去掉身周的寒意,却又似乎
忘了

  在这门前久站的自己,头上早已是白雾霭霭。

  男子跺了跺脚,猛地把头一扬,看着眼前的红漆大门就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

  右手,稍楞片刻,猛地吸了一口凉气,刚迈出自己的左腿,就被人撞翻在地,


  起的右手又重重的敲在门上,在「咚」的一声响后,震落了门扣上的丝丝残
雪。

  「哎呀,撞到人了」一个女生慌张,青涩的声音随即响起,紧接着便是同样

  青涩的男声问道「亲爱的,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裏?」:

  「人家没事儿,就鼻子擦到了一下。先问问,这位先生吧。」

  男子擡起头,一个姣好的脸庞,带着水汪汪的双眼正盯着自己,翘挺的小鼻

  尖因爲刚才的撞击在白皙的皮肤下,带着几丝殷红,涂着磨砂口红的嘴巴正
向着

  自己发问

  「先生,不好意思啊,撞到您了。您能自己站起来麽,需不需要去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撞得狠了,男子并没有反应,只是愣愣的看着女孩儿。

  女孩儿将右手竖在男子睁开的眼前,绽开五指晃了晃,又一次问道:「先生,

  先生?您听得见麽,您还好麽?」灯笼的红光顺着玲珑的指尖交替打在男子
的眼

  中,男子仍然没有反应,只是盯着女孩儿左手处。

  在那裏,牵着女孩儿的男孩儿,并没有关心躺在雪地门前交角处的男子,而

  是带着嘴角的几分紧密,细细的将目光投在女孩儿的鼻尖。显得很是心疼。

  正在男子发愣,女孩儿第三次发问的时候,门裏传来一个洪亮的女声:「这

  谁呀,大过年的,跑来这麽用劲的砸门?」

  咯--吱--,男子徘徊许久都没敲上的大门开了,不宽,只留下一人脑袋大小,

  「咋没声了呢,有本事大力敲门,有本事回话呀,可千万别跑啊,让我逮着
了,

  我…」伴着彪悍的词句,一位中年妇女探着头,望了出来,看见了门口站立,


  着双手的两个年轻人。

  「你谁呀?干嘛敲门?啥事儿?」不耐烦夹杂着疑惑的声音连续的问道

  「啊,不好意思啊,阿姨。我们刚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先生,然后连带着撞到

  您家大门,对不起」女孩儿赶忙回答,并用手指指着男子,向探头出来的妇
女解

  释道。

  顺着女孩儿的手指,借着巷裏的路灯光线,妇女看清了此时正躺在角落裏的

  男子的面庞。「哈,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

  「he~tui~,大过年的,真的是晦气,你还回来想干啥!这家裏早没你的位置

  了!」

  连珠炮似的吐出几句话,又扭过头看向正一头雾水的年轻二人组,妇女说道:

  「得了,赶紧走吧,这就一癞皮狗,大过年的,你们俩也不怕粘上晦气。」

  「可是,这先生好像起不来..」女孩儿的话音未落,妇女就打断道「起不来,

  他会有起不来的,你再不走小心他也讹上你,你才知道厉害。」

  听了妇女的话,男孩儿赶紧用力拽了着女孩儿,往巷外走去,空气中

  「走吧」

  「干嘛呀?」

  「人还没~」

  「行了你没看人家认识的麽,没事儿的」

  两人的争吵声也越来越小。

  「容姐,怎麽了,快进屋吃饺子吧,大家都在等你呢。」一道浑厚的男声从

  中年妇女的背后响起。

  妇女扭过头,隔着门传出声儿来「谢先生,没事儿,就是那姓许的癞皮狗上

  门来了,你说这大过年的,不是平白给咱添堵呢麽,不是。」

  男声的主人似乎对妇女所说的事并不惊讶,反到是安慰着妇女的说道:「没

  事儿,容姐你先进去吧,我来解决。」

  伴着妇女的应诺声和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大门被拉到九十度,一个人影跨了

  出来,又回身把门轻轻的带回,只留下一条小缝。

  人影背着路灯,宽厚的肩膀,雄壮的体格,只是一瞬就把刚才射在男子脸上

  的灯光给遮挡得干干净净,「唉~」一声歎息,人影在男子的面前蹲了下来。

  「小许啊,答应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到了。按照咱们商量好的,你是不应

  该再到这裏来的,你这麽做,不仅让我很爲难,也是让阿贞她们爲难啊。」

  尽管人影以并不快的语速带着安抚,诘问的含义,原本像一只无家可归,浑

  身散发着颓废气息的男子却猛地起身,并一把将人影的衣领握住,鼻孔猛地
缩紧

  又扩张,猛烈地向外喷洒这白气,传递自己紧绷的气息。

  人影却并未作出剧烈的反应,只是将原本垂在腿边的左手擡起,轻轻的在男

  子青筋绷起的右拳上拍了拍「不要这样,小许,百因必有果,事不可做尽,
话不

  可说尽,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这个道理,我很早就对你说过了的。」

  男子并不搭理,似乎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只是攥着人影衣领的双拳更加紧了

  几分。

  这时,仅剩一条缝儿的红漆大门裏,细碎的脚步声以及一个温柔的女声由远

  及近的询问道「还没处理好麽,老谢?」

  听见这个声音,男子猛地缩回了握住的双拳,先是在自己的外衣上快速的擦

  了两下,接着一呆,便从人影与门边石狮子的夹缝裏蹿了出去,背对红漆大
门,

  头也不回,带着踉跄的脚步,踩着湿滑地面,手脚并用,逃也似的奔了出去。

  身后,一男一女的对话,却仿佛不肯放过他,绕过纷纷扬扬的雪花,穿过明

  亮的路灯,传到他的耳朵裏

  「刚才是谁呀?」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呆外面那麽久,跟人家说话?」

  「没什麽,也是个可怜人,对了,你看他的背影像不像条狗?」

  「怎麽能这样说呢,大过年的嘴上积德啊」

  「也是,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咯~~吱~~,红漆大门关上了。茫茫然,雪花似乎下的更多了。巷子的入口两

  边「一曲笙歌春如海,万家灯火夜如年」的对联看着没有停留的男子,直直


  出了巷口。

  咚~~ 「啊,来人啊,有人掉水裏了!」

           ***  ***  ***